您現在的位置: 公務員期刊網 >> 論文范文 >> 文學論文 >> 戲曲文學論文 >> 正文

戲曲音樂中多聲結構形態研究

[摘要]我國文化歷史悠久,其中戲曲音樂經過長期沉淀,有著豐富的文化底蘊。我國的音樂有著非常明顯的多聲結構組合的形式,分為唱腔之間、唱腔與伴奏之間、器樂之間等,展現出戲曲音樂中多聲結構形態,凸顯我國音樂文化的演變歷程。本文主要分析了我國戲曲音樂中的多種多聲組合方式,對我國戲曲音樂中的多聲結構形態進行研究。

[關鍵詞]戲曲音樂;多聲結構;結構形態;中國音樂

一、戲曲音樂中的多聲結構方式

(一)唱腔之間的多聲結構組合方式

1.中國傳統的戲曲音樂中,為了表達出戲曲的內容,多采用對唱與幫唱的形式,增加藝術的表達效果,主唱在演奏過程中加入伴唱,增強戲曲的氛圍。主唱在演奏過程中伴唱的應和,使得表現的效果更有層次感,能夠表達出戲曲中人物之間的情感,使得人物之間的關系更加明顯,故事緊湊,環環相扣,吸引關注的眼球,尤其可見主唱與伴唱之間的組合形式對于戲曲表達有著重要的作用。傳統的戲曲表演中幫唱主要體現在高腔類,主要是以對唱和尾部重疊的形式展現出來,主要以“一唱眾合”的表現形式,廣泛地存在于川劇、湘劇、岳西、武陵等。唱、幫相應和,與此同時管弦樂加以擊打伴奏,尤其以川劇最為顯著,幫唱的形式在川劇中有著極其重要的作用,起腔、定調、銜接、過渡的作用,幫助川劇很好地銜接整個表演過程,制造環境氛圍,渲染故事的情節。還可以用第一人稱或者第三人稱的幫腔,交代故事的情節,拉近與觀眾之間的距離,抒發情感、烘托氛圍,增加與觀眾的交流。我國傳統戲曲表演中的幫唱多為齊唱,與主唱的音調相似,但在音高、音高上是不一樣的,主唱與幫唱為不同的聲部[1]。

2.我國戲曲音樂中最能表現出多聲結構形態的是西藏的藍面具藏戲,色彩濃厚,經傳統音樂的融合后變得更加豐富,其唱腔曲調主要從民歌、“堆諧”“勒諧”“喇嘛瑪尼”等演變升華而來,展現了西藏地區濃厚的地域特色和風土人情,使得觀眾在觀看表演的過程中,更加了解西藏的文化,愉悅身心。受地域特色和環境的影響,藍面具藏戲展現了高原雪域的自然風光,合唱與重唱的詞曲展現了豐富多彩的藏族文化,其主要合唱方式分為兩種,第一種是當主唱的尾音落于高、中音區域時,開始從主旋律的下方大二度或者小三度的地方重唱,是藍面具藏戲中較為簡單的唱法。第二種是在主唱的尾音落于低音區域時,開始從主旋律上方高四或者五度起唱,這種唱法在音調變換中較為復雜。

(二)唱腔與伴奏之間的多聲結構組合方式

1.唱腔與主奏樂器的組合方式常見的是兩種,第一種是兩者首尾交替出現,另一種是唱腔與主奏樂器在結尾處重疊的組合方式。傳統的戲曲音樂中常以“扶音不壓字”的板腔體的結構伴奏,要求伴奏不能“壓字”但要烘托出唱法,大多數在結尾處加入伴奏。我國傳統的戲曲音樂中,多采用連腔、隨腔、拖腔的伴奏方式,體現其獨特的多聲結構組合方式,也是我國戲曲音樂中常見的多聲部組合方式之一,其伴奏技法多出現在梆板類和牌曲類中[2]。

2.唱腔與文場伴奏也是常見的組合方式,多出現于福建地區。其主奏樂器有殼子弦、大廣弦、六角弦,伴奏樂器有臺灣笛、大廣弦、月琴、洞簫、北三弦、鴨母笛、小月琴等,曲牌不同主奏樂器與伴奏樂器的搭配不同,主奏樂器和伴奏樂器與唱腔的結合,形成了強烈的對比,展現出我國戲曲音樂的多聲部結構。

3.我國戲曲音樂中常見的多聲部形態之一就是唱腔與鑼鼓的組合,但是鑼鼓與唱腔的結合,多出現在開場、間奏和結尾,根據戲曲情節和演員的情感變化,加以少量的鑼鼓襯托故事的背景,渲染情節,凸顯演員內心的情感。在戲曲音樂中的作用多為故事情節的轉變或者演員情緒的變化,鑼鼓多表現出演員情感的劇烈變化,快節奏的多聲對比表達效果明顯,綜合展現了戲曲音樂中唱腔與鑼鼓之間的結合[3]。

(三)器樂之間的多聲結構組合方式

1.器樂之間的多聲結構組合,在傳統的戲曲音樂中,主奏樂器和主要樂器的不同組合,展現出不同的風格和不同的藝術表達效果。不同的器樂按照自身的特點演奏,展現出不一樣的風格,不同的組合方式,器樂之間的轉化凸顯多聲部結構特點。每一種樂器的性能、特點,表現出不同的藝術形態,不同的劇種之間的器樂有所不同,主奏樂器和主要樂器的搭配不同,展現出不同的戲曲音樂文化,向世人展現出我國戲曲的燦爛文化。文場或者武場都強調盡可能地發揮器樂的作用,展現其不同的風采。

2.鑼鼓在我國戲曲音樂中占有重要的地位,弦管與擊打樂之間的結合,在戲曲表演中多以重奏或者合奏的形式出現。鑼鼓的音高在很多時候是不固定的,鑼鼓的音樂要素在戲曲音樂中表現作用突出,體現了多聲部結構形態。當主唱與鑼鼓出現重奏時,能夠展現出鑼鼓對主唱的襯托,并且形成了強烈的對比,鑼鼓的特點是節奏性強,具有豐富的感染力,能夠烘托出主奏的表現特點。

3.相互交錯、相互襯托的打擊樂之間的組合,是我國傳統的戲曲音樂中常見的表現形式之一,充分地體現了重奏的獨特,在不同劇種中多應用于以擊打樂為伴奏樂器中。通過不同的節奏點展現出戲曲表演的特點,鑼鼓的節奏性很強,或快或慢、或輕或重,不同的節點展現出不同的表達效果,使得戲曲音樂的多聲結構形態表現得更加豐富,在戲曲音樂中應用得十分廣泛。不同的擊打器樂結合不同的唱法,更能夠突出演員的情感,烘托出故事的表達效果[4]。

二、戲曲音樂的多聲結構形態

(一)接應型多聲織體

不論是唱腔的對唱、重唱,還是器樂的伴奏、重奏,不同的組合方式,展現了多聲結構形態的藝術表達效果,接應型織體表達形式是在收尾相交處重疊產生,主要表現為唱腔與唱腔之間,或者唱腔與不同器樂之間。主唱與對唱之間圍繞故事線索,環環相扣,緊緊地抓住觀眾的視線,故事情節緊湊,渲染了故事情節。主奏樂器在戲曲音樂中有著重要的作用,“連腔”起到銜接的作用,使得故事更加緊湊,承上啟下、承前啟后,結尾的重疊使得戲曲表演效果更為緊湊,起到層層遞進的作用。

(二)主調型多聲結構

主奏樂器和主要樂器的結合,對主旋律起到烘托的作用。主調型多聲結構,主要是通過不同的節奏對主旋律起到烘托的作用,唱腔與器樂之間,主奏器樂與主要器樂之間,對主旋律起陪襯的作用,渲染故事的氛圍,彌補唱腔的不足。打擊樂不似弦樂器的細膩,也不似弦管的緊湊,主要是烘托故事背景、渲染氛圍。與唱腔相互交錯,節奏型較為強烈。

(三)支聲型多聲織體

支聲型多聲織體主要起到的是修飾的作用,各聲部是以變體的同一旋律在相同的時間內發展的多聲結構形態。支聲型多聲織體是我國戲曲音樂中常見的表現形式之一,有著很重要的作用,支聲型主要是對唱腔的修飾,通過不同的主奏器樂修飾唱腔,或緊湊、或松散的節奏對比多采用支聲型多聲織體,應用于唱腔和主奏器樂之間,是以拖腔的表達形式,用不同的器樂,以不同的轉換形式展現出的伴奏。

(四)綜合型多聲結構

在傳統的戲曲音樂中,多種形式的組合方式是以橫向混合和縱向重疊的,全方位立體地表現出戲曲音樂的特點。綜合型多聲織體的表現形式是多種多樣的,主奏器樂與擊打樂之間主要是主調與復調的綜合型多聲織體,鑼鼓對于主調器樂而言,其作用主要是烘托主旋律,展現出立體的多聲結構形態,給觀眾以立體生動的感覺,充分體現了我國戲曲音樂中多聲結構形態的豐富多彩。

(五)復調型多聲織體

復調型多聲織體是以兩個或者兩個以上的旋律縱向結合不斷發展的,是一種多聲結構形態,在傳統的戲曲音樂中,主要起到模仿和對比的作用。其廣泛地應用于川劇的幫腔與主唱,藍面具藏戲的領唱與伴唱之中,在聲部結尾處模仿,用來渲染氣氛,烘托出緊張的氛圍,不同旋律之間的對比,更能讓觀眾直觀感受到故事情節的推進。復調型還體現在重唱中,但目前看來,以這種方式存在的唱法較少。

結語

在我國戲曲音樂中,多聲結構形態表現是多樣化的,主要體現在唱腔與唱腔之間、唱腔與主奏之間、器樂與器樂之間。不同的結合方式展現出來的多聲結構形態不同,其主要作用也有所不同,有的是以烘托渲染故事環境為主,有的是以故事情節緊湊流程為主,有的是以模仿對比為主,有的是為了使故事更加立體為主。豐富多彩的藝術表達形式,展現了我國戲曲音樂中的多聲結構形態的豐富多彩。

注釋:

[1]陳甜.戲曲音樂中的多聲結構形態[J].音樂研究,2018(01):71.

[2]陳甜.中國傳統戲曲音樂多聲形態探微[J].戲曲藝術,2017(01):125.

[3]佚名.蘇州評彈多聲部音樂形態研究[J].中國音樂學,2018,133(04):120.

[4]苗頎.戲曲中的特色伴奏樂器對聲腔的影響[J].藝術評鑒,2017(02):170.

作者:周金剛 單位:鹽城師范學院

閱讀次數:人次

  • 上一篇論文:
  • 下一篇論文: 沒有了
  •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表百度x 卖甑糕赚钱吗 dnf搬哪里最赚钱20158月 华夏娱乐网址 女生做什么工作室赚钱 金辉微服赚钱是真的吗 博金冠彩票安卓 赚钱而且不需要高学历的职业 7.珠宝怎么赚钱 256彩票安卓 租赁路基铁板赚钱吗 免费申请信用卡赚钱 梦幻西游手游攻略 开个调味品批发店赚钱吗 纸牌麻将拿牌规则 画漫画 能赚钱吗 老滚5刺客盗贼哪个赚钱